關注我們
荊楚網 > 最新播報

今年“雙十一”,哪有“最低價”?

發布時間:2023年11月10日07:02 來源: 法治日報

今年“雙十一”,哪有“最低價”?

記者調查尋找“全網最低價”商品

編者按

隨著互聯網的迅猛發展,網購已成為人們的主要消費方式之一。隨著一年一度的“雙十一”來臨,各大平臺、直播間相繼推出各種各樣的促銷活動,吸引了大量消費者的目光。

今年的“雙十一”,“低價”成為最熱詞。電商平臺、直播間紛紛喊出了“低價”“真低價”“底價”“最低價”“全網最低價”等宣傳口號,大有“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的意味。

可是,一些平臺、商家的“最低價”“全網最低價”真的靠譜嗎?“最低價”下的商品質量可靠嗎?在“雙十一”來臨之際,《法治日報》法治經緯版推出專題報道,敬請關注。

□ 本報記者 趙麗

□ 本報實習生 萬鵬

一臺同品牌同款電烤箱,某主播在直播間宣稱領券后下單為“最低價”,但某平臺自營店的售價相比這個“最低價”還便宜205.5元;一品牌膠原炮(美容產品),某電商平臺宣稱“雙十一”特惠價4599元,而去線下某會員店購買只需要2999元……

今年“雙十一”,可能是有史以來價格競爭最激烈的“雙十一”。在大量“低價”“最低價”等宣傳語下,不少消費者卻反映:不知怎么辨別是不是“最低價”,跟誰比的“最低價”等,一些促銷活動看得人一頭霧水。

《法治日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在價格戰之下,一些電商平臺、直播間存在“一品多價”差價大、不同時間價格變化幅度大、“最低價”實現程序復雜、虛假宣傳等問題。

受訪專家指出,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消費者對商品和服務有知情權,經營者不應當做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宣傳。在“雙十一”促銷中,部分商家對“最低價”的比較方式和計算方式的介紹并不清晰,保價服務的除外規則標注不醒目,非常容易造成誤解,難以保障消費者知情權,涉嫌違反誠信經營原則。

平臺直播間拼低價

消費者傻傻分不清

“‘雙十一’馬上就要開始了,哪個姐妹還沒找到組織?”

“不允許任何一個姐妹買貴了,雖然做攻略很累,但能為姐妹們服務是我的快樂!”

隨著“雙十一”臨近,大批網友找到“組織”——某平臺“雙十一”攻略相關筆記達1W+,大多圍繞“最低價”“薅羊毛”“滿減攻略”“平臺新玩法”等關鍵詞展開。評論區的網友們互相拉群提醒滿減時間、抄購物車作業、共享消費券,在互幫互助的氛圍下開啟“雙十一”買買買大計。

消費者已經準備好,接下來就是比拼誰家的商品更便宜更實惠。

全網最低價、實打實的真低價、尾款85折起、跨店滿減、消費補貼……各大平臺、直播間、商家紛紛鉚足了勁兒吆喝,釋放著拼低價的決心。一些主播對帶貨商品價格大喊:低低低低低……也激發了不少消費者的購買欲望。

“各個平臺、直播間,都說自己是‘最低價’乃至‘全網最低價’,但到底誰最便宜,我也搞不清楚?!鄙钤诒本┑?2歲寶媽劉婷說,自己每年“雙十一”都要囤點貨,今年“最低價”的口號確實吸引人,但花里胡哨的玩法、不清晰的比較方式等,讓人買得很累,還不一定能買到“最低價”甚至“低價”商品。

記者注意到,很多參與促銷的商品在前期預售公告中并不標明活動價或者到手價,這種留懸念的做法被業內評價為:不僅可以勾起消費者的好奇心,還可以很好地讓平臺或者商家找準時機拿下“全網最低價”。

“毫無疑問,同一款商品價格越低對消費者越有吸引力。所以,比價格一直是商家的主要競爭手段。尤其是在當前的背景下,消費者更加注重商品的實惠和性價比。很多人都說今年的‘雙十一’主題就是拼價格?!敝袊▽W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說。

零售電商行業專家、百聯咨詢創始人莊帥介紹說,“全網最低價”的說法其實由來已久,以前在線下銷售時叫“全渠道最低價”。所謂的“全網最低價”大致可分為兩種,一種是指平臺采購商品,將商品全部買下便是全網最低價;另一種是限價,限制商品在其他平臺賣更低的價格,或平臺商家通過補貼的方式實現最低價。

“‘全網最低價’通常是一個營銷的說辭,用來吸引消費者,但實際上絕大部分用戶很難全網全平臺去比價,而且,限價本身違反反壟斷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鼻f帥說。

對于這一問題,住在北京市西城區的王女士深有體會。她打算今年“雙十一”為自家寶寶購買一些嬰幼兒用品,在兩個電商平臺上搜索同款嬰兒連體保暖衣,發現價格分別是219.9元和239.9元,而在某直播平臺上搜索的價格是219.7元。

“這些平臺和直播間都宣稱自己的商品是‘低價’‘最低價’,那么誰又能保證219.7元是最低價呢?”王女士疑惑道。

在記者調查中,有如此困惑的消費者不在少數。

有受訪者指出:商家拼價格,推出“低價”“最低價”,消費者自然歡迎,但期待是“真低價”,透明清晰的“真低價”,而不是一種營銷噱頭。希望商家多點真誠、少點套路,讓消費者真正得實惠。

“一品多價”差價大

“低價”買得看緣分

兩臺手機,不同平臺不斷“快閃”,旁邊還有一支筆、一張紙做記錄。

即使如此,北京市民趙爽也沒搶到心儀產品的“最低價”。

兒女一人一件羽絨服,是趙爽今年“雙十一”的必購商品。但令她焦躁的是,五六百元的羽絨服,不同平臺、直播間都說是“最低價”,但價格相差不小,有的平臺有領券優惠,有的直播間限時優惠,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比對、計算,她才確定了“最低價”,可準備下單時,商品已顯示“無貨”。

同款商品在不同電商平臺甚至同一平臺的不同商家“一品多價”且差價較大,這一現象屢屢被消費者吐槽。

記者隨機選擇5款商品,包括護膚化妝品、女士睡衣、嬰幼兒保暖衣、運動鞋和脫毛儀,于11月2日至5日觀察其在不同電商平臺上的價格發現,雖然各平臺都號稱是“低價”“最低價”,但這5款商品在各平臺之間均有差價,差價最大的達上百元。

比如某款女士睡衣,不同平臺上同一天的價格分別為440元、439元和358.9元。而某款脫毛儀產品,在某直播平臺顯示“到手價1??9元”,選購頁面,該產品價格顯示為1899元,而在某電商平臺旗艦店的價格為1730元。

而天津市民張嫻的遭遇更“離譜”——同一商品在同一電商平臺上的不同店鋪也存在較大差價。這是一款電視機,在某電商平臺該品牌官方旗艦店售價為2069元,標注了“雙十一”促銷活動。張嫻下單后,第二天去該平臺自營店發現,這款電視機只賣1867元。

“由于是不同的店鋪,還不能申請價格保護,走退款流程,我又覺得太麻煩了,只能自認倒霉?!睆垕拐f,看到“雙十一”促銷活動就以為是“最低價”,沒想到要買到“低價”商品還得看“緣分”。

作為資深“剁手黨”,北京白領李月因購物經驗豐富,是一個500人社交購物群的群主。她向記者分享自己購買化妝品的最低到手價公式,“理論上最低到手價=(原價×購物券抵扣×0.83×商品抵扣-商品優惠券)×消費券抵扣,不同平臺推出的優惠券和營銷活動各不相同,有時候一件產品隔天就會漲價或降價,甚至同一天早上和晚上的價格也不同”。

這樣的現象,也在記者對5件商品的觀察中被印證——5件商品中均存在不同時間點不同價格的情況。比如11月2日一品牌脫毛儀在某電商平臺上的價格是1730元,而到了4日則變成了1830元,到了5日變成了1899元。

一款女士睡衣的價格同樣存在變化。11月2日在某電商平臺上的價格是439元,4日變成了429元,5日變成了379元。在另一家電商平臺上,11月2日的價格是440元,3日變成了404元,4日和5日變成了401元。

李月告訴記者,想要拿到“最低價”,需要時刻關注電商平臺的動向,“因為有的平臺推出滿減的優惠,有的平臺又推出優惠券的促銷,‘最低價’確實可遇不可求”。

她說,很多產品要想拿到“真正的低價”只能“蹲”平臺或直播間,“紅包雨”“定金紅包”“積分兌換”等,消費者需要緊盯平臺或直播間動態,哪怕拿到了“真正的低價”,也累得不輕。

先漲價再促銷頻現

折騰半天價格相等

在北京讀大學的王帆今年“雙十一”又經歷了一次商家“先漲價再促銷”。

“上午看的時候是20多元,晚上就變成了43元,經過滿減后還是20多元,這還是號稱‘雙十一’活動大促銷?!蓖醴f,她打算趁“雙十一”買一些考研參考書,發現一些商品不停地調整價格,差價很大,有的差價達一倍甚至更多,“我就此問題找一店鋪的客服咨詢,對方說‘雙十一’活動期間商品價格就是波動比較大,還送了我一張10元抵扣券讓我別介意”。

“先漲價再促銷”的現象并不少見。

來自河北的王凱告訴記者,他最近一直關注某品牌地板清漆,10月31日晚上看促銷價格不到百元,而11月2日“雙十一”活動價則變成了124元,領券后為105元,“先提價再打折,可打完折比原來更貴了”。

對此,北京市民劉靜也深有感觸。她將自己的購物截圖給記者看:一些平臺或商家打著“促銷”“優惠”“低價”的旗號算計消費者,大促開始前,將商品價格先抬高,然后通過秒殺、折扣、紅包、優惠券等形式降價,到手價有的和之前相差無幾,有的甚至還高一些。

記者在今年“雙十一”活動啟動前,在某電商平臺的一家店鋪加購了一件護膚品,訂閱時價格為253元,而“雙十一”滿減優惠開始前一天價格漲價到298元,滿減過后的價格還是253元。在另一家電商平臺店鋪加購的面霜,加購時價格為209元,“雙十一”滿減活動開始前漲價到239元,滿減后同樣與日常價相同。

此外,記者在某平臺一服裝店的商品頁看到,該商品“雙十一”活動前搞“店鋪優惠”,優惠后價格為329元,“店鋪優惠”截止日期正好是“雙十一”活動開始前,而“雙十一”滿減優惠后價格仍是329元。

還有受訪者說,今年“雙十一”活動,很多商品的價格不透明,只有一個券后價格,沒有寫活動售價,真降價還是假降價不得而知。

本以為預付定金就能享受“最低價”的王凱,也被現實“上了一課”。他購買了6袋狗糧(每袋1.5千克),按照“雙十一”促銷活動,在預售階段付了60元定金,之后又付了471元尾款,可到了“雙十一”活動第一波開售后,也就是11月3日(預售產品支付尾款截止日期為11月3日零時),同樣的錢可以買6袋每袋2千克的狗糧,“這讓我情何以堪”?

遭遇低價承諾欺詐

消費者可撤銷合同

采訪中,記者發現,其實很多消費者對預購商品到底是不是“全網最低價”、哪里能買到“全網最低價”心存疑慮。

“全網最低價”到底是如何產生的?消費者能不能便捷買到“最低價”商品?

對此,有業內人士稱,實現“最低價”或“全網最低價”,一方面是靠平臺予以補貼,以吸引消費者到平臺購物;另一方面,品牌方為了去庫存或者提高銷售量而進行降價促銷。

“電商的價格體系本身就比較復雜,首先和品牌的知名度、影響力、銷售規模等有關,不同品牌的合作規模會影響品牌對渠道價格的控價能力。其次和平臺的經營模式有關,經營模式分為開店模式和自營模式,品牌在平臺上開店賣貨給消費者屬于開店模式,而自營模式是指品牌把貨賣給平臺,平臺再將貨賣給消費者。經營模式的不同會導致價格體系的不同?!鼻f帥分析說。

就產品定價權問題,某美妝品牌市場營銷負責人陳璐介紹,一般來說,品牌方會針對不同渠道、不同平臺,形成相對穩定的價格體系,如果某個渠道的價格過低,會沖擊其他渠道的銷售。當同時出現兩個“最低價”說法時,價格偏高的一方處境會變得很尷尬?!艾F在一些平臺通過補貼的方式打造‘最低價’,大品牌還好一些,小品牌定價權被大大削弱,連帶利潤空間也被進一步壓縮?!?

對此,陳音江提出,“全網最低價”的說法本身不合理不合法,一個商家只能保證自己最近一段時間內商品的“最低價”,“但無法保證別人的價格不比你低?!W最低價’這種宣傳,涉嫌虛假宣傳,涉嫌欺騙和誤導消費者,違反了廣告法的相關規定”。

“如果一些主播、平臺利用自身所占有市場的優勢地位,去限制其他品牌或商家自主定價的權利,這種操縱市場價格的行為涉嫌價格壟斷。不僅會損害同類平臺、商家或主播的合法利益,同時也會減少消費者獲得物美價廉商品的購買機會,涉嫌傷害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标愐艚f,根據價格法的規定,除涉及國計民生、資源稀缺、壟斷的商品外,經營者享有自主定價的權利,根據其經營成本和市場供求狀況進行定價,定價要遵循公平、合法、誠信的原則。

“當然,在定價過程中需要注意:頭部商家不能串通操縱價格市場;不能故意以低于市場成本的價格傾銷、擾亂價格市場;不能故意捏造或散布漲價信息去哄抬價格;不能通過虛假或使人誤解的價格手段欺騙和誤導消費者?!标愐艚f。

除了“底價”“最低價”,記者還注意到,今年“雙十一”電商平臺商家紛紛上線“買貴就賠”服務。不少購物平臺表示,平臺上所有補貼商品承諾“買貴必賠”,如果買貴了,平臺將補償差價等額紅包。

“平臺方在推出‘買貴必賠’服務時,應全面、準確、真實地告知消費者該項服務的具體規則,包括價格信息、賠付條件等與消費者切身利益相關的信息?!痹陉愐艚磥?,總的來說,價格保護機制,對商家來說是一種承諾,對消費者來說是一種保障,關鍵是商家的價格保護規則要公平合理、公開透明,相關信息要真實、全面、準確,不能通過虛假或引人誤解的信息欺騙和誤導消費者。

陳音江說,消費者看到商家的價格保護宣傳時,一定要仔細查看規則,看清保的是什么價,價格保護的具體范圍、周期以及兌現方式等。否則,如果商家的政策設置了條件,或者價格保護的周期太短,則很難起到價格保護效果,事后維權也比較麻煩。

還有從事消費者維權的律師向記者表示,在“雙十一”活動中,商家往往會在宣傳海報或者商品主頁上承諾為全年“最優惠”“最低價”等,消費者基于該意思表示購買了商品,若“雙十一”價格比平日價格更高,那么商家的行為符合民法典的規定——以承諾低價的欺詐手段使消費者購買了并非優惠價格的商品,消費者有權撤銷買賣合同,要求商家退貨退款。

(受訪消費者均為化名)

來源:法治日報

【責任編輯:admin】

Copyright ? 2001-2023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版權為 荊楚網 www.jpyuanma.net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天天爽夜夜爽夜夜爽精品视频_无码视频免费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精品99久久久久18_国产精品特级无码免费视频